主页 > D屯生活 >《进击的巨人》勇撼海贼王 日本销量逾2千 >

《进击的巨人》勇撼海贼王 日本销量逾2千

所属栏目:D屯生活 发布时间:2020-06-11

《进击的巨人》勇撼海贼王 日本销量逾2千

日本漫画家谏山创的漫画作品《进击的巨人》从今年四月推出动画后,不只引起动漫迷注意,更引发社会大众的讨论;具高度原创性的情节,弱肉强食的世界观,巨人吃人的幻想情节,唤起世人面对当代社会的无力感。

末日预言在二○一二年甚嚣尘上。从马雅预言到太阳风暴、地球磁极翻转等,人人提出各种证据,言之凿凿世界即将毁灭。末日简直成了一种信仰,恐惧夹杂着兴奋,世界末日就如旋风般颳了一整年。现实世界从未毁灭,但人们对世界的无力感,并没有随着二○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的过去而消逝。

投射世人对社会的无力感

无数以猎食人类为乐的巨人蹿起,倖存的人们为了躲避巨人的进击,活在三道高墙围起的领地内。过了一百年的和平盛世,围墙里的人已遗忘过往的恐惧,虽然失去自由也不以为意,只要生活安稳,过得像圈养的家畜也没关係。正当人们相信没有巨人可以跨过五十公尺高的城墙,某日,突然出现比高墙还高的巨人破坏第一堵墙,随后涌入城镇的巨人们,大口咀嚼人类。绝望与无力感再次笼罩人类社会。

这是日本漫画《进击的巨人》的故事背景。自从今年四月这本漫画推出动画以来,已迅速在亚洲地区掀起讨论风潮;有别于原作被评论为「画风粗糙」,动画以精细的画风、俐落的分镜与3D作画技巧,加深剧情的渲染力;使故事超越语言文化的隔阂,讨论範围更延烧到动漫迷的小圈子之外,成为各国社会大众的讨论议题。

在韩国,它是最大搜寻引擎「NAVER」排名第一关键字,更引发日韩网路论战,韩国网民认为这部漫画是日本军国主义再起的象徵。

引发军国主义复活争论

在香港,它登上每日发行量四十万份的香港报纸《AM730》的头条,在香港人眼里,《进击的巨人》里的人类与巨人有许多解读。这串社会的食物链里,有的将巨人当作中共,港人当作人类;也有将巨人当作李嘉诚,劳工当作人类的;在日本,这部漫画唤起三一一地震的回忆,巨人成了大自然的象徵,人类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变,及巨变过后的绝望感。

根据日本发行商「讲谈社」的统计数字,截至六月初, 《进击的巨人》一到十集单行本漫画在日本的累积总销售量已经超过二千万册,超越《航海王》与《火影忍者》在前十集的累积销售,在日本畅销程度可见一斑。尤其,与《航海王》、《火影忍者》处处强调友情、努力、胜利有所不同,《进击的巨人》传达的是世界的残酷与不安,绝对不像前者具有老少咸宜的先天卖座题材优势。

另一个令人讶异的销售记录,是这套漫画已发行的十本单行本,目前全数都在「oricon」漫画销售榜的前二十名之列,并有四本挤进前十名;其中,早在二○一○年二月初版的第一集单行本,至六月十六日仍然高居销售排行榜的第十一名。

事实上,「十集全入榜」对任何一套漫画来说都是极为罕见的现象,但对「进击的巨人」而言,这个现象不仅已经持续两周,并且,自从今年四月推出动画以来,这已是第三次的「连续两周十集上榜」。目前,日本业者已开始筹拍真人版电影,预计将在明年上映。

为什幺这样一部漫画会受到欢迎呢?

「进击的巨人,可以说是一面镜子。巨人的形象,直接反射了读者的不安心理。」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教授李世晖表示,作者精準地呼应了世人对当代社会的无力感;此外,他也刻意留下许多谜团,让众人有更多的想像空间,由此,也创造出更深遂的共鸣感。

令人意外的是,这位作品在亚洲社会引起共鸣的作者谏山创,现在竟然才二十七岁,《进击的巨人》是他第一部长篇连载。而这个故事的雏形,早在他十九岁尚未踏入社会时,就已经创作完成,当时的投稿以高度原创性得到佳作。

李世晖说:「日本的漫画家协会有五千名会员,只有前四百名平均所得能超过三百万日圆。」要在数千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并不简单。而谏山创年纪轻轻就能够以直触人心的故事题材成名,与他过往「一路被压抑」的成长背景,有着绝对的关係。

压抑的童年酝酿灰涩风格

谏山创出生在日本大分县日田市大山町,这里很流行相扑,每到秋天,学校总会规定小学生必须参加晚上在神社举办的相扑大会。「我的身材瘦小,与同年龄的小孩相比,体重大约轻了十公斤,打从心里觉得自卑。」他回忆,虽然相扑比赛也有意外战胜对手的时候,「不过我就是不喜欢那种与比我高壮同伴扭打的感觉。」

除了不擅长相扑,他也不爱念书。「记住汉字或算术这种用到左脑的事,我完全不在行;每次要计算,我的脑子就像罩上一层雾似地,没办法深入思考。」中学时代,常希望「颱风把学校吹垮」。做什幺都不在行的他,忍不住认为,「我的同学都很优秀,我常觉得自己跟不上他们,或比他们差。现在回想起来,只是我自己陷入低潮而已。」

略带黑色的童年,唯一的救赎是漫画。「我记得幼稚园老师曾经称讚我的画,即使上了小学,上了中学,我永远记得这件事。」成长过程中少有的获得称讚,大概也就确定了谏山创以漫画为职志;不过,也是自小学开始,他的漫画题材,注定与众不同。

创作不随波逐流 才是真热血

「我从小就喜欢怪异图案。小学与中学的课本,都被我涂得黑黑的。」他曾表示:「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举行逃生训练到公民馆看电视,正好看到《科学怪人的怪兽──山达对盖拉》卡通影片。两只毛茸茸的怪兽对打,一只拔起一棵树,一直攻击另一只。这一幕让我很怕,但内心也受到极大的震撼。」他自剖:「我创作的巨人,的确受到这一幕影响。」

高中毕业以后,谏山创进入九州设计学院,这所学校有漫画系,但他却是进入综合设计系就读。「我没办法诚实地对父母说我想当漫画家。只好对他们说:『我要设计像电视或收录音机那种东西』,他们才同意让我念这所学校。」不过,谏山创马上就转系到漫画系了,「因为我不能离开漫画!」他说。

二○○七年,他决定到东京发展,一开始在网咖打工,过了好几个月,每天都想着要画漫画,却完全没动笔。直到有一天,「我突然觉得,这样下去,很可能到了三十岁我还在哪个地方打工,要不就是回老家混日子。既然如此,乾脆什幺也不多想,动手努力看看吧!」

后来,他曾拿着《进击的巨人》长篇稿件到知名的《少年周刊Jump》投稿,第一次,被退稿;再寄一次,再被退稿,负责的编辑乾脆挑明地说:这不是他们要的热血漫画。即使后来《进击的巨人》开始在杂誌连载,他依然收到许多读者尖酸刻薄的攻击,他一度犹豫,自己是不是应该顺应读者的要求,画主流市场喜欢的作品。

但最后还是坚持自己选择的一切,抱着「即使不被喜欢也无所谓」的心态创作,他在日本节目「未来剧场」的访谈中自我解嘲地说:「再怎幺说,画了漫画却连批评也没收到,才是最让我害怕的。」

读者的批评比讚美真实

在他的世界里,读者的批评比讚美还来得真实,彷彿被肯定才是奇怪的事,「『没看过这幺无情的漫画』,我认为能让读者这样想才有价值」。他不像用勇气抗衡主流的理想青年,他的「横眉冷对千夫指」,比较是任性又故步自封的。在《朝日新闻》的访问中,谏山创提到曾在东京网咖值大夜班,他说有时会遇上喝醉的客人,「最接近人类的动物应该就是人类,但是却不知道人类在想什幺,这是最令人感到可怕的。」

谏山创就和他的漫画一样非典型,有点消极、有点冷僻。他不够强壮,他是与你我一样的一般人,不是英雄,但渴望成为英雄,而他没有被弱者的自卑击倒。面对环伺的巨人,他笔下的主角艾连,最终也变身巨人,艾连愤怒的反击就是谏山创的吶喊:「我也想变强啊!」这种想变强的渴望,恰恰是所有人的心声,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想要打倒的巨人。

谏山创
出生:1986年
学历:九州设计学院
作品:《进击的巨人》、《orz》、《HEART BREAK ONE》

1到10集,全挤进销售Top20
6月10日至16日Oricon Style 漫画销售排行榜
排名 品项
1 《海贼王》第17集
2 《花牌情缘》第21集
3 《死神》第59集
4 《极恶王/Worst》第32集
5 《破刃之剑》第12集
6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10集
7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9集
8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8集
9 《我和花君的恋爱》第6集
10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5集
11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1集
12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4集
13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6集
14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7集
15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3集
16 《巨人的进击》第2集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