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慢下来 >La New 老闆 68 岁卖拉麵:不斜槓,等死吗? >

La New 老闆 68 岁卖拉麵:不斜槓,等死吗?

所属栏目:慢下来 发布时间:2020-06-07

La New 老闆 68 岁卖拉麵:不斜槓,等死吗?

刘保佑身材不高且极瘦,刚坐下吸了口拉麵,眉头一皱拉开嗓门:「怎幺搞的!汤不够热啊,玛莉!」还没发完脾气,几个国中男孩怯怯靠近,「刘董,我们是 Lamigo 球迷……可以合照吗?」他瞬间笑得像个孩子,「好啊,来!」

要用一句话介绍刘保佑真的很难,他是电扇厂/鞋品牌/职棒球队/旅行社/婚宴会馆/家具厂老闆,最近还开了拉麵店 Laman,今年 68 岁了,活生生的斜槓老年。

「老?我才不老,我一直在创业!」他抗议:「前两年开大学同学会,同学大部分是公务员,退休后老得我都认不出来了,他们说『刘保佑,你跟从前差不多。』」

台湾的拉麵店几乎 3 步一间,刘保佑硬要在捷运忠孝复兴站旁也开一间,老友都担心他会亏本。「我说免烦恼,好不好吃卡重要。」他像个数学老师,只差没拿粉笔在黑板上算给我看:座位 82 个、1 碗 130 元,1 天卖 370 碗就过损益点,店从早上 7 点开 15 小时,1 小时平均 25 碗就达标,这还没算小菜跟饮料。

「我创业先看商机,然后好好算,但是我也会看错,赔了就快收。」他倒很豁达,「成功无法複製,失败很难避免。我开拉麵店是发现自己从前的错误:La New 鞋子太勇,顾客 5 年都不来买;麵若便宜好吃,你 4 小时就回头来找我。」

创业首胜靠精算
别人争相西进,他独闯墨国

如果说创业如战局,刘保佑擅长的战术便是逆袭。他的第一胜在 1990 年,当时他只是个小玩具商,台商一窝蜂西进中国,他却跨过半个地球到墨西哥考察,当年墨西哥对台商不友善,拿台湾护照不发签证,设厂成本又是中国的 4 倍。

刘保佑却看出另一点:厂设在墨西哥、货卖到南北美洲,省关税又省运输成本。「我出厂价高,但加上关税跟运费,只比中国贵 1 元;从深圳运来要一个月,我出货洛杉矶只要 3 小时,谁赢?」他夏天做电扇、冬天做玩具,早年也接电扇代工,但有次吃了墨西哥业者的亏,决定从此不做代工,连沃尔玛(Walmart)也只能卖他的品牌 Mytek。他成为墨西哥市占六成的电扇王,年产量数百万台。

「当初他跑那幺远设厂,我们还笑他,结果他才是对的。」30 年老友、玩具製造厂诠丰董事长周金隆,曾在中国设厂,他感叹中国业者太会仿冒,5 年前也不得不关厂。「刘保佑懂得精算、很坚持,看得很远。」他说。

跨足科技业惨赔出场
他自省跨业太大,欠缺专业

刘保佑本来没打算做鞋,因为借了 2,000 万元给在越南开代工鞋厂的朋友,后来朋友做不下去、以厂抵债,他只好公亲变事主,跑了越南 13 次。

过去经验告诉他,代工没竞争力,非得自己做品牌不可。1996 年,刘保佑大张旗鼓成立 La New,砸下 2 亿元行销,每年营收却不到 1 亿元,2001 年强打「足部研究所」,标榜量身订做、耐穿保修,知名度才逐渐提高,2006 年营收达 34 亿元、全台 300 多家店。

好光景不过 3 年,店一直开,每家店营收却直落。刘保佑发现店数饱和,2 年内紧急收掉 100 多家 30 坪小型店,转开 50 坪以上的大型店,店里还卖起电视,这下不只行业斜槓,连营业空间都斜槓了。

「La New 回购率近八成,客人知道这是我做的电视,一定喜欢,这叫品牌红利。」他说。但电扇王、鞋老闆为何改做电视?原来是日商三菱在墨西哥的电视厂被烧毁,问刘保佑是否接手,一年 28 万台的基本量让他接下背投影电视代工,打的算盘是同时发展自有品牌 VEA,锁定 56 吋以上的家庭剧院组。

但背投影电视开机慢、体积大、安装需专业人士,逐渐退出主流市场,刘保佑押错了宝,「科技市场变化太快,赔了 10 亿以上,就当是缴学费啦。」从传产斜槓到科技业,很会精算成本的他,却没算到这次跨业太大、欠缺专业眼光的盲点。

2004 年他跳出来接手职棒第一金刚队,同场的中信鲸、统一狮,母集团营收都在数千亿元之谱,规模不过数十亿的 La New 一上场却祭出最高规格,包括认养球场、培养二军、提供随队厨师及宿舍,以千万年薪签下旅外球员陈金锋等人后,球员总薪资跃升第一高。

「要从製程省 0.5% 很辛苦,从行销赚 20% 却很容易」,刘保佑曾这幺说。他看到职棒在媒体有版面,可行销 La New 品牌,经营职棒 15 年亏了 16 亿元,他当成行销成本。2012 年更让儿子刘玠廷接下球队,仿效美国大联盟经营「全猿主场」,如今成了中华职棒票房最好的球队。

同心圆式创新业有两不
他坚持不拿掉 Logo、不上市

刘保佑斜槓了半生,有成有败,他懂得唯有在核心本业稳固时,善用原有基础、像个同心圆向外延伸新业,才有成功可能。2014 年他创 Lagoon 品牌做户外家具,别人说他又转行,他嗤笑:「塑胶射出是我的专长耶。」原来大型玩具、电扇全是塑胶射出成型品,同样机器只要换个模具,就可做塑胶家具。

「玩具、电扇、户外家具都很『蓬鬆』,一个货柜装不了几支,这是我的优势。」他再次看準墨西哥与中国的运输价差,尤其 2018 年以来的美中贸易战下,刘保佑在墨西哥占地 25 公顷的 10 个厂、4 个发货仓库,吸引了不少原本货源在中国的美国进口商。

「有些可以谈,有的没得谈啦」,刘保佑挥挥手,还是很硬。IKEA 开出上百万件的订单,条件是要拿掉 Logo,他当场拒绝;美国营收约 40 亿美元的 Texacraft 找上门,让他保留品牌,去年已经开始出货。目前 Lagoon 年销量约 16 万组椅子,客户包括日本阪急啤酒园、墨西哥的肯德基、星巴克等。

「不斜槓,万一产业衰退就等死吗?」电扇厂、鞋品牌获利稳定,刘保佑却彷彿担心明春水暖的鸭子,赶着试水温,创业一桩接一桩。外人看他总走险路,他也自知很难被了解,从来不想上市柜:「公司赚赔是我的事,投资人买张股票就有权质问我,我才不甩他,他们又不一定内行。」

强悍的性格,是他从幼时困苦中养成。刘保佑出身高雄冈山,4 岁丧父,有次他拉着母亲衣角跟去菜市场,闻到阳春麵香不肯走,母亲掏空口袋只够买一碗麵。「那时不懂事,我连口汤都没留给妈妈」,他从此爱吃麵,一直想开麵店,早在 15 年前就注册品牌。

「建厂第 5 年,我在墨西哥接到妹妹电话说,妈妈中风快不行了。」刘保佑赶回台湾,在桃园机场打电话回家,才知母亲在他飞越太平洋上空时已离开人世。「我在机场哇地大哭,这是我一生的遗憾」。

氤氲的台式拉麵香,对他来说是纪念妈妈的味道,更是求活路的味道。刘保佑一脸豪气,挥舞着手说,「我要在台湾开 100 家、还要开到美国去!你等着看。啊,这个不要写啦,免得人家又说我吹牛。」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