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W宅生活 >我是怎幺成为(知名)部落客的 >

我是怎幺成为(知名)部落客的

所属栏目:W宅生活 发布时间:2020-07-10

  不知何时起,四周人开始戏称我为知名部落客。这在生日时特别明显,你知道现在是一个facebook猖獗的F世代。一旦生日,你的涂鸦墙会贴满祝福,虽然也未必是掏心掏肺的祝福,因为大家往往看到生日提醒就乱祝一通,搞不好根本不认识。

  以前,没女朋友,周遭又都是些男人。生日当天只收到一封牙医诊所的罐头短讯,祝你生日快乐并请注重牙医保健,可定期回来洗牙之类。虽然我知道这是罐头短讯,但因为那是唯一的祝福,我还是回了。我对某个自动发短讯的系统说:「谢谢,最近牙齿状况良好,短期间不会过去看你们。」因此,就算facebook上都是些虚情假意,也有一番温暖。

因为我想贡献人类

  好,我要说的是,现在生日我的涂鸦墙总是充斥着「知名部落客生日快乐」这类发言,彷彿成为个人标籤。严格来说,「知名」是绝对没有的,但「部落客」是对的,确实有一个部落格,叫做「蛛网」。它的故事,要从一个菜B讲起。

我是怎幺成为(知名)部落客的

  本人刚踏入金融圈时绩效不彰,看不出任何潜力。主管们基于儒家理念也不好意思撵我走,于是交给我一个专栏工作。写写字不至于毁了公司,他们很放心。在当时,这专栏变成我对金融圈唯一的贡献,每个月贡献一次。

  写了几篇之后,我突然觉得这些文章的贡献不仅止于金融圈,他的贡献度应该扩展到整个人类文化才是。因此,开闢了一个部落格,把这些对人类有贡献的文章存放起来。那就是开部落格的初衷,这部落格,每个月更新一次。

  搞了一阵子,人气几乎是0,每个月更新一次谁要来啊?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,逼我去思考部落格的未来。那时候有位同事,他有两个习惯令我相当困扰。第一是打喷嚏,不摀嘴的喷嚏。我个人不太在乎病菌喷射的问题,但那音量总是把我吓昏。常常电脑打一半一声巨雷,几乎要把我喷射出座位,手一抖连档案都关掉了。这是第一个困扰点,我撑过了。到后期我的鼓膜长出茧来,即使水鸳鸯爆在耳边,我如空闻大师般淡定。

  第二个困扰点就棘手了,那是打嗝声,「咯咯咯」的杜比环绕嗝。好像办公室养了一池塘青蛙一样,我真的无法接受。某天,在池塘边工作一个上午后抵达极限,我选择用一个故事逃避悲惨现实。那天午睡时间,我打开檯灯,花了四十分钟写下一篇武侠小说。有关一位武林宗师「西毒欧阳锋」,用九重蛤蟆功把另一位同事(正是在下我)消灭的故事。写完后我神清气爽,虽然还是「四面楚蛙」,而文字就有这种魔力,我在小说中已经死过了,现实中也没什幺好怕的。然后,我把他贴到部落格。

然后就脱了

  贴上去后大快人心,但冷静下来马上觉得寒气逼人。如果被发现怎幺办?对方可是欧阳锋,我又不会降龙十八掌大概一招都挡不了吧。越想越不得了,于是本来要把打喷嚏写成狮子吼的计画也暂时中止。但写好的怎幺办?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设个密码锁文。不过,偏偏我那部落格没这功能,我又不想删文,那可是有史以来最接近金庸老师的文章。最后,我只好连夜撤离,把所有文章打包,转到另一个功能完备的平台,就是现在这里:蛛网。

  转过来后人气突飞猛进,一日20人次左右,其中15人次是自己点的。后来也写零零星星的文章,算是有在经营,基本上归类为半死不活的部落格。

  之后,有一篇文章问世了:「捕蚊大师试用报告」。那是一个捕蚊灯之类的产品,我用后写下心得。结果这篇心得一传十十传百,大家都说写得很牛B。我后来拿它去参加「华文部落格大赏」,还入围了複赛。当时就像年轻的徐若瑄放胆一脱,大家都要看,以新闻流行语来说就是一夕爆红。但红也没红多久,毕竟我不是每天脱,后来再也写不出更牛B的文章,大家看不到鹹溼戏码就散光了,蛛网再度门可罗雀。

  不过呢,还是有读者进驻这块园地。跟创立之初相比,欣欣向荣多了,我也渐渐觉得好像真的是名部落客。但部落客的终点会是什幺呢?曾有个小个子十分清楚他的目标,就是把戒指丢到火山里。部落客人高马大却什幺都不知道。文章越写越多,进步了吗?回头看自己以前的文章,觉得好佩服,还是觉得好丢脸?一路走来,有时也很迷惘。

  以前人气为0的时代,想写什幺就写什幺,而现在必须面对读者的检验。多多少少也开始在意人气,而且大部分是多多在意不是少少在意。发表每篇文章都毛毛的,担心大家不喜欢,或是希望更多人喜欢,麻烦死了。不过,每当有人说「笑死我了」、「我边憋笑边看完」等,我就会想起我的使命,只是希望引更多人笑,仅此而已。

  也许有一天,我会说:「fuck blog」。从此封笔,由一个文人摇身变成武人。而现在,我觉得身为一名部落客是件快乐的事,暂时也停不下手。

图片出处:

an untrained eye@flickr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